拂曉新聞網 > 汴水流韻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

門口小店

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    時間:2021-09-13 10:12    作者:

弄堂口的小店位于上海滬太路631弄西門向南一拐彎的路邊。它實際是一家小小的雜貨店。大家習慣叫它門口小店。

五十年代中期,我家從澳門路搬到631弄的時候,這家雜貨店就伴隨著居民們出現了。那時候滬太路還是一條長長的向北延伸至大場空軍機場的荒寂小路。路兩邊的土地上還有沒收獲完的青菜、蘿卜以及別的農作物。順著滬太路走,越過上??椧m一廠,快到廟頭鎮時,路邊還有殘留下來的當年戰上海時遺留下來的土碉堡。那時候滬太路邊基本沒什么商業門店,631弄的職工家屬們光顧最多的就是這家路邊的雜貨店。大家都習慣稱呼它為門口小店。久而久之,小店究竟叫什么名倒也沒人在意了。

店主是夫妻倆。男的年齡大些,冬天戴一頂灰色的絨帽,似乎還戴著不知是近視還是老花的眼鏡。女的要年輕些,喜歡笑,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。小店里貨很雜,也很齊全。油鹽醬醋自不必說,那些針頭線腦、煙酒燭燈、家常日用品都可以在這里買到。記得小時候每到燒飯時,母親常叫我拿只碗去打幾分錢醬油?;蛘呤切瞧谔旖形伊鄠€瓶子給父親打幾兩綠豆燒老酒。小店的柜臺上有幾個壇子,分別盛著黃酒和一些白酒。那時上海不生產白酒,小店里也只賣散白酒和光明牌啤酒。不像后來有了什么上海香、七寶大曲之類的瓶裝酒。我的父親不知為什么,偏愛喝綠豆燒,因此,我幾乎每個星期天都會去給父親打二兩。每次去,小店的老板娘都會笑瞇瞇地對我說,這可是因為你家才專門進的酒呢!

小店一年四季都挺熱鬧。來來往往的人經過那里,大多會駐足買點什么。夫妻倆也很會做生意。比如香煙是拆開來一根一根賣的,柜臺上方懸掛一盒火柴,這火柴是免費的,誰買了煙順手就能劃根火柴點上它過把癮。柜臺下還有個茶水爐子,那些蹬三輪車的、拉板車的師傅們口渴了來討水喝,店主并不收錢。老板娘會說,喝吧喝吧,大家都不容易的!

夏天,小店門口會有很多從鄉下來的瓜農賣瓜,品種五花八門。我那時最喜歡吃黃金瓜,又甜又脆,一分錢就能買到一個。此外還有賣棒冰的和雪糕的,品種不少。往往等這些小販們散去了,地上就一片狼藉。但從來沒聽見夫妻倆有什么怨言,他們每天都把店門口打掃得干干凈凈。

夫妻倆也是有心人。631弄的居民需要什么,不用說他們就已經知道了。比如某天晚上突然停電,大家一窩蜂地都去買蠟燭,小店早就準備好了,店主正笑瞇瞇地等著大家去呢!你嫌蠟燭貴?不要緊,還為你準備好了煤油燈,甚至還備齊了點燈用的煤油!  

歲月漸行漸遠,滬太路越來越繁華熱鬧。路邊的商店逐年多了起來。從滬太路往華陰路再往宜川路去,郵電、菜市、商場、攤點日益齊全,上海的大都市氣象在這里已經逐步顯現了,但門口小店依然灰蒙蒙立在那兒。主人也漸漸顯老了。男人的眼鏡已快滑到了鼻尖上,看人只用眼角的余光。女人依然愛笑,露出白白的牙。

后來我上了中學,每天經過小店,都會進去用母親給我的半兩糧票買一只叫“老虎腳爪”的小蛋糕當點心,每當其時,女老板都特別熱心,露出依然雪白的牙招呼我,幫我挑一個大一點的“老虎腳爪”。而一邊的男老板則躺在店里的躺椅上,瞇著眼,好像睡著了。

六十年代末,門口小店還開著,我卻要去一個叫宿縣的地方插隊落戶了。我到今天還記得很清楚,那天我拎著簡單的行李,和同學儲福金走到小店對門的58路汽車站牌下等車,當我抬頭向馬路對過的小店望去時,無意間看見老板娘正走出店門,用一只手遮擋住眼簾向我這邊看,那一刻我覺得我什么也看不分明了,只依稀見她笑瞇瞇的,露出那白白的、美麗的牙齒。

多年后的今天,當我歷盡滄桑,再一次站在滬太路631弄西門口的時候,這里早已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滬太路和中山北路的交叉口成了長途汽車站,再遠處的北火車站成了今天的上?;疖囌?。滬太路上車水馬龍,車輛川流不息,記憶中的門囗小店,以及我的童年,都無處尋覓了……

許桂林

【關閉】【打印】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版權聲明

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,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。

視覺·圖片

  • 街頭游園美如畫
  • 埇橋區中小學開啟延時服務
  • 志愿服務擦亮 城市文明窗口
  • 宿城再添一處街頭游園
  • 銘記歷史 緬懷先烈
  • 稻蛙共生 綠色增收
三黄色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