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曉新聞網 > 汴水流韻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

月到中秋

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    時間:2021-09-13 10:13    作者:

每個人的心中,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中秋。我們在過年吃餃子、正月十五鬧元宵、端午包粽子、中秋打月餅,無非是通過儀式感的傳承,延續歷史的脈絡,享受那一份親情。

童年時,臨近中秋,母親總要做一些準備。

先是去“柏兆記”買素油月餅,那時候月餅不似現在這般琳瑯滿目,倒也省去了選擇的煩惱。那時候永遠只有蘇式和廣式兩種。我喜歡蘇式月餅,茶杯口大小一個,一層層薄薄的酥皮,入口即化,還有淡淡的涼絲絲的感覺。都說五仁月餅是最傳統的,其實那時候連五仁都是奢侈,我們吃的是冰糖加紅綠絲餡兒的,月餅到手以后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細細品味,運氣好的時候,會咬到一大塊冰糖,那感覺就跟中獎了似的。

接下來就是用糧票換花生米。計劃經濟年代,各種票證充斥于生活當中,物品匱乏,也沒有自由市場。農村人飯量大,糧食定量不夠吃,所以就有了以票易物的私下交易。母親預先省出一部分糧票,在某一個去河邊洗衣歸來的晚上,總會遇到一個背著花生米詢問有沒有多余糧票的農村大叔。大叔精瘦,眼睛不安地張望著,似是確定交易是否安全,他一邊絮絮叨叨地說著家里孩子多、糧食不夠吃的窘境,一邊接過母親遞上的糧票,蘸口唾沫數過兩遍,仔細地別進腰間,揣好。然后從口袋中掏出一根小小的桿秤,稱出對等數量的花生米,那花生米粒粒飽滿,小小的我幫母親挎著裝滿衣服的竹籃,眼巴巴地看著母親從那包花生米中取出一粒,輕輕捻去花生衣,將果仁放進嘴里慢慢地品嘗,心頭響起那首歡快的兒歌:麻屋子,紅帳子,里面睡個白胖子。

秋風吹散了夏的溽熱,吹落了變黃的銀杏樹葉。池塘里,荷葉凋零,蓮子從成熟的蓮房中炸開,跌落水中,小小的水圈擴散開來,稍頃,水面又恢復了平靜。漂亮的紅蜻蜓張開薄如蟬翼的翅膀,在晚風中飛翔。我喜歡捉住在蓮葉上小憩的蜻蜓,將它的翅膀擰在一起,好讓它始終停留在我的掌心,然而終究還是不忍,遂將它的翅膀展平,目送它振翅離去。

中秋夜的月亮升起來了。天空中有層層薄云,重疊并緩慢移動,像是覓草的羊群。月光在云團中搖曳,美如夢幻。早早吃好晚飯,主動幫母親洗了碗,又在飯桌上鋪一張報紙,等著母親搬出月餅和花生米。我們兄妹五個圍桌而坐,月餅照例是一人一塊。用油紙包的蘇式月餅,油紙封口蓋有“柏兆記”字樣的紅印章?;ㄉ椎乖趫蠹堉醒?,然后由母親分成六個等份,每人一份。

一直很佩服母親藏東西的本領?;ㄉ酌髅鲹Q好好幾天了,我們幾個上天入地愣是不知道母親把花生米藏在了哪里。對著皎潔的月光,大家邊吃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嫦娥和吳剛,哥哥還說了個天狗吃月亮的故事,嚇得我夠嗆。我見母親望著月亮出了神,就悄悄把手伸到母親那份花生米中,誰知母親抬手一掌:“我的余光看著你呢?!蔽覀冃置脦讉€和母親一起哈哈大笑。

母親的笑聲未停,神色卻黯淡下來。她起身進屋,拿過雞毛撣子,撣了撣父親的骨灰盒。轉身出來把她那份花生米一半撥給我,一半撥給哥哥,然后又抬頭看看天:月亮起了毛,半夜雨濠濠。要變天了,都早點睡覺吧,明天還要上學。

秋夜,微涼,月光如水。

毛慶明

【關閉】【打印】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版權聲明

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,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。

視覺·圖片

  • 街頭游園美如畫
  • 埇橋區中小學開啟延時服務
  • 志愿服務擦亮 城市文明窗口
  • 宿城再添一處街頭游園
  • 銘記歷史 緬懷先烈
  • 稻蛙共生 綠色增收
三黄色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