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曉新聞網 > 汴水流韻
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57—3909502

秋水

來源:拂曉新聞網--拂曉報    時間:2021-09-13 10:13    作者:

立秋后,雨多了,整日整夜下個不休。那雨瘦,枯寒纖弱,在天空飄著,細且長,斜向地面,盈盈淺淺,像劉旦宅筆下仕女的凝眸。

昨天晚上隨手翻《紅樓夢》,泛黃的書頁中插有劉旦宅的畫作,是有顏色的脂硯齋。畫中人著色淡雅,手如柔荑,眼似秋水,簪花髻上飄起幽香,或站或立,一襲薄紗輕衫讓人如墜夢境。秋光易老,美人遲暮,紙本尤物風致依舊容顏依舊。

今年秋天,經史子集里流連了不少光陰。夜深人靜,拿本書閑讀。陷在沙發中,一團溫暖的橘黃色瞬間包裹而來,秋水的氣息漫卷紙頁間。飄飄然融會在寧靜柔和的氛圍里,想到古村、紅袖、檀香、清簫,越發覺得秋水撩人。夜靜晝喧,夜雅晝俗,夜樸晝巧。心靜好讀書,孟子有“夜氣”一說,以為人入夜后最容易得氣,最容易得道,最容易通神。

清晨起床,打開窗戶,秋水滿簾,霧氣正濃,如一個大蒸籠,竟生出煙波江上使人愁的感慨。想到《紅樓夢》也是四季書,大觀園中的姐妹春去秋來走一遭,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干凈。

燒飯間隙,開窗換氣,夜雨稍停,對面房子前有桂樹、紫竹,想象晶瑩的秋水從枝葉滴落。遠處街道積水反光,微弱剔透的亮,像玉器白瓷的包漿。街道旁的花木仍舊依青偎翠,滿目秋水清涼。忽然覺得冷,回房添了件夾衣。時令已過霜降,要暫別單衣單褲的生活了。女兒還在睡覺,鼻息均勻,長長的睫毛有笑意,大概做了一個美麗的夢,而童年就是美麗的夢。

有了孩子之后,人生似乎一下子進入秋天,身體里的驚濤駭浪緩緩消退了,漸漸匯流成一泓秋水。昨晚下半夜,蒙眬中隱約有雨聲。和孩子一起的夜晚,總是一覺睡到天亮,沉沉的,夢也不做了,這是得到孩童元氣滋養的緣故吧。輕輕摟著她,肉乎乎一團,讓人變得既柔軟又平靜,大概即是老子所說的“專氣致柔”。

早飯后,從南城前往東郊。一路漫行,窗外的車流徐緩潺湲。老城區墻腳的青苔幽幽散發著秋意,爬山虎枝葉凋零,只剩一身虎骨,嶙峋靜默。薄霧中,尾燈昏黃的光洇開來,心里變得閑淡,睡意也越來越淡。人行道上的灰衣人舉著傘,擋得住秋水擋不住秋意,縮著肩膀,煢煢獨行??战中腥思帕热缫患埌妆趻燧S。

幾戶人家陽臺上的花草,蓬蓬散散,現出老態了。因為秋水的緣故,窗前的綠蘿泛著亮光。悄然落下的幾片梧桐葉被風推動著,娉婷復裊裊,像個優雅的女人,也像個頑童。

近年寫文章尚氣,張岱說人無癖不可與交。我癖女人身上的陰柔氣與兒童身上的元氣。陰柔氣與元氣是一切藝術之源。漢字是硬朗的,落墨成文注入陰柔氣才好。古人說文章行云流水,書法行云流水,行云與流水恰恰是陰柔氣的體現?!肚f子》與《蘭亭集序》的好,好在硬朗中有陰柔氣,行文走筆不見阻塞,如行云流水。

秋天的行云、秋天的流水總使人沉迷淪陷。秋天,在故鄉山岡上,頭枕雙手仰觀行云。少年時光憂傷陰郁漫長,回過頭看,那些日子竟也凝結成鈴鐸,叮叮當當響在心靈的角落,悅耳澄澈,盈盈一握,使人懷念?;蛟S和秋水有關,秋水照映了過去。

秋水下的鄉村是桃花源,清靜獨孤。雨抹在狗尾草、紅馬蓼上,抹在番茄葉、豇豆藤上,輕輕地,莊嚴極了。倘或雨下得緊些,匯聚到屋頂的瓦溝,從檐上落下來,掉進稻床邊一溜兒整整齊齊的小水凼里,錯錯落落,仿佛編鐘之音。池塘兩側的石窠被陽光和雨露漂白磨光了,坐在上面,涼意襲人,坐得久了,才覺出熱來。細腳蜘蛛在旁邊爬,一種叫百腳蟲的東西懶而蠢地蠕動。山澗溪流在谷底淌著,干凈透明如同融化的水晶自罅間漱流,水中石子被淘洗得顆顆渾圓。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。一定是在秋水之岸。春水青嫩鮮亮,是人生第一階段。夏水走泥,洪波涌起,是人生第二階段。秋水無聲綿延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,是人生第三階段。蘇東坡寫《赤壁賦》正當中年,也在秋天?;蛟S是秋水讓蘇軾情不自禁。情的美好正是不自禁,情的痛苦也是不自禁,不自禁如同秋水,流得緩慢卻義無反顧。

《赤壁賦》中,秋水籠罩一切,是節令之秋水,也有莊子的秋水。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……霜露既降,木葉盡脫……莊子與蘇軾都適合在秋天閱讀,通體清涼,蕭蕭肅穆之風里蟲鳴唧唧作金石聲,遠處田野翻開的泥土以及田野小徑上亂栽的楓樹,更接近他們文字的氛圍。

秋水文章不染塵。這文章只能是明清文章,不可追溯蘇東坡,更不能比擬莊子。莊子的秋水、蘇東坡的秋水和光同塵,滲透了世間土。我在鄉下經常挖地,一鋤頭下去,泥土濕潤鮮活,仿佛讀莊子、蘇子的文章。

很多年前,莊子和蘇軾在一小小院落老槐樹下的瓦房或者茅屋中輕描淡寫,抒懷追憶寓言。秋水自樹干枝葉間漏下,心思澄明,若有所悟,若有所契,無滓渣無凝滯。秋水流入庭院,不成煙,不成霧,自成一片雨簾,不知不覺天已垂暮。柴門虛掩,草徑沾泥,有人回家了,粗樸的桌椅上放著陶碗。

想到追憶,進入秋天的標志,就是追憶吧。追憶比憧憬頻繁,人生差不多已站在秋水邊上了。這些年越來越喜歡莊子、杜甫、蘇軾。李白對酒當歌,晏殊聲色錦時,楊柳岸曉風殘月,如同秋水岸上老舊的漲痕,春潮退下去上不來。

在莊子那里,秋水彌漫,無處不在,秋水的氣息裹挾著他的身體。莊子在秋水中暢游,另有一番快意蕭瑟。蘇軾的秋水如一杯清茶,夫子在秋水中駕一葉小舟,舉杯盞且飲且行。人生如蜉蝣置身于天地,渺小如滄海一粟,只在須臾,不像江水滔滔無窮無盡。攜仙人遨游各地,與明月相擁而永存世間。這些都是夢,人生的憾恨在秋風秋水秋思中。

常常聽人說,水流處必有靈氣。有年夏天,在黃河邊看滔滔洪水,渾濁沉重,泥腥氣與江流聲席卷一切,漂浮物沉沉浮浮。這不是我心中秋水的模樣,秋水共長天一色,秋水應該湛藍如天空。

秋水的顏色是王勃青衣的顏色。讀來的印象,王勃著一襲青衣,青得生機勃勃,青得郁郁而結,也郁郁而終。王勃是早夭的天才,人間留不住?!峨蹰w序》中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兩句,太冷冽,彌漫著歲月的秋意。人生秋涼,王勃體會得太早。

夜晚的秋蟲在秋水后孤鳴,聲若游絲。多少人事在秋水中老之將至、老之已至,只有莊子不老,蘇子不老,他們渡過秋水之河,從此岸到彼岸,無老死亦無老死盡,在秋聲秋色里語驚四座,在秋意秋水里鼓盆而歌。這樣的聲音在秋水岸頭與案頭綿延不絕:“秋水時至,百川灌河。涇流之大,兩涘渚崖之間,不辨牛馬?!?/p>

莊子手腕輕染出一片遼闊,令人有飛天之感。一篇《秋水》深邃覃思,神游天地,超然碧落?!扒锕馊缢』ㄩ_,雨過臺階蝶不來,人如花瘦倚妝臺?!苯疝r題在海棠畫上的句子真讓人傷感。

胡竹峰

【關閉】【打印】 責任編輯:王亞東

版權聲明

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,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,請盡快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。

視覺·圖片

  • 街頭游園美如畫
  • 埇橋區中小學開啟延時服務
  • 志愿服務擦亮 城市文明窗口
  • 宿城再添一處街頭游園
  • 銘記歷史 緬懷先烈
  • 稻蛙共生 綠色增收
三黄色片